湖北:一场丧事花费20多万元 厚葬之风为何愈演愈烈?

2016-03-30     <<返回首页

攀比铺张 噪音扰民 丧葬陋俗该治了 湖北日报编辑部:
我是一名在长沙市工作的湖北通城籍青年,这个月初回老家参加爷爷丧事,深有感触:大做法事、攀比铺张的丧葬陋俗该整治了。
获知爷爷去世,我当天就赶回通城老家奔丧。灵堂已经搭建起来,亲戚朋友来了几十人,还请来了7名道士做法事。到家后母亲赶紧给我穿上白色孝衣,让我下跪磕头烧香。后来才知道,这只是一个开始。每隔一个小时,都要做一次法事,又跪又拜,每个回合至少40分钟以上,三天三夜不间断,家属轮流守灵。我三天下来总共只睡了七八个小时。
道士们指挥我们家属执行各项仪式,除跪拜、唱经、端灵牌外,还穿插有“驱邪”、“炸道士”、“上路”等环节。“爷爷在去天堂的路上,盘缠要足!”道士们借着各种名目,不断地端着盘子向家属收取红包。整场丧事下来,仅我一个人发出的红包就超过3000元。
最后一天是出殡的日子,按照风俗,抬棺材的必须达到8个人,在一番讨价还价之后,最后敲定抬棺工钱6000元。出殡途中,抬棺木的、吹乐器的队伍多次停下来,讨要红包。
这场丧事办下来算账,共花费了6万多元。
还有一点让我觉得难堪,丧事过程三天三夜,鞭炮声、乐器声轮番上阵,震耳欲聋,扰得邻居们无法休息。
我对丧事办得这么复杂不太理解。母亲开导我说,现在社会上兴这样,有的人家丧事办七天七夜,我们家如果太办简单了,亲戚朋友会说闲话的。
改变陈规陋习需要大环境的改善。特来信呼吁家乡治一治丧事大操大办的不良社会风气。
读者 朱彦2016年3月25日
厚葬之风为何愈演愈烈?
针对通城籍读者朱彦反映的丧事大操大办问题,28日,记者深入通城县城乡进行调查。
一场丧事花费20多万元
在石南镇石桥社区,正巧有户人家在办丧事。“请了12个法师,吹吹打打闹了四天,听说已经花了20多万元。”该社区一名胡姓居民告诉记者。
据了解,逝者是一位八旬的婆婆,有七个儿子,大多在外做生意,家境很不错。“礼花放了上百捆,黄鹤楼香烟发了十几箱。”乡邻们纷纷反映这丧事办得太铺张。
当然,石桥这家可能是个极端的例子。但通城多个地方的群众向记者介绍,现在普通人家办场丧事,花费五六万元很平常。一般情况下,要请5个-7个法师(道士)做法事,一个法师一天工钱不能少于400元,做3天法事需要8000元左右。如果另请管乐队伍,至少需要2000元。还有整酒席、购置棺木、祭祀用品、出殡等费用。北港镇横冲村有一支专业的法师队伍,负责人叫胡天生,他说,做法事项目有很多,根据办丧事时间长短安排,即便丧事办十天半月,也能保证项目不重样。
这“不重样”背后,是无穷无尽的唢呐声、哀乐声和鞭炮声,扰得群众颇有怨言。县城秀东花苑2巷一位姓谢的婆婆告诉记者:前几天小区有一户办了一场丧事,占路搭棚,鞭炮轰鸣,深夜里也不停歇地做法事,吵得大家难以入眠。虽然反感,但碍于情面,也只能忍气吞声。
通城县殡仪馆馆长熊卫星说,殡仪馆时常接到有关“闹丧扰民”的投诉。
记者在走访中还发现,全县公职人员去世后虽然做到了遗体火化,但骨灰套棺再葬现象不同程度存在。该县建豪华墓、“活人墓”的现象也时有出现。
有的家庭因此一夜返贫
“省吃俭用攒下几万元钱,办个丧事一夜返贫。”五里镇磨桥村胡丁球感叹。
胡丁球的母亲去年去世,他作为长子负责操办丧事。他母亲临终前叮嘱过,简单入葬。可是,当胡丁球提出只办两天丧事的想法时,立即遭到同族长辈反对:你母亲生前吃那么多苦,去世后还不让她老人家多享福?没办法,胡丁球硬着头皮请法师“热闹”了三天三夜。
走访中,群众反映,大操大办多是被逼出来的,相互攀比,你不遵从,会被大家认为不孝。“过去办丧事,请一两个法师,亲友邻里前来悼念一番,庄重而简朴,现在越来越复杂。”不少老人表示。以抬棺木为例,以前只给每个抬棺人发一双鞋子、一包烟意思下即可,如今,人均酬劳800元-1000元,还得外加红包。8人抬棺,需支付酬劳8000元左右。
讲排场,摆阔气,一家比着一家。如此风气之下,有的家庭不得不打肿脸充胖子,甚至借钱大操大办。
通城县殡仪馆,专门建有3个悼念大厅,各类设施齐全,费用一天只1200元。馆长熊卫星称,在这里办葬礼的丧户少之又少,悼念大厅多数时间闲置。县城的居民习惯居家搭灵棚闹丧。
丧事大操大办,法师队伍也起到了助推作用。受利益趋动,这些法师总是建议丧户尽量办热闹些。不少群众反映,当前法师队伍无人管理,他们巧立名目乱收费,其中很多人购了小轿车。群众希望县有关部门能管一管法师队伍。 (记者 龙称)
丧事从简倡新风
胡琼瑶
一个小城,经济不算发达,而重殓厚葬之风令人咋舌。这种不良风气,在其他一些地方也不同程度存在。
丧事大操大办,盲目攀比,苦了自己,扰了邻居,污了环境,坏了民风。
殡葬改革,丧事简办,关乎人民群众切身利益,关乎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和生态文明建设,更关乎党风政风民风。老龄化社会逼近,倡导丧葬祭奠新风尚更显迫切。
破千年旧俗,树时代新风。跳出丧葬攀比铺张的恶性循环,要严格执纪执法,构筑制度约束体系;要用乡规民约,重塑社会价值理念;要党员干部带头,起引领示范作用。
移风易俗,贵在坚持。各地党委政府须高度重视,相关部门要各司其职,加大治理力度,营造舆论氛围,向“丧葬陋俗”宣战!
上一页下一页